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每天码点字儿
  
【投稿】回家
时间:2017-05-16  来源:学校办公室宣传部  作者:品牌建设工作组

 

  “妈,我想回家”独自一人在宿舍的顾凉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满心期盼的对着电话那边的妈妈说。大学的第一个暑假他想回家。

  “凉之啊,怎么又要回来了呢,不是说好暑假要找份工作吗”电话那边妈妈用反问的口吻责问道。

  “妈,我想回家”,凉之加重了语气强调说,“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我就回家”凉之的倔脾气上来了,语气里却又明显带着点埋怨。

  “回家能干嘛啊,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哪个还不都是出去打工了。你哥不还在外地打工吗,远之、允儿也都没有回家。暑假近两个月的时间难道你就在家闲着吗”妈妈用安慰的口吻劝道,语气里却分明有了些许的嗔怒。作为母亲,她是了解自己孩子的秉性的。

  凉之知道,妈妈所说的远之与允儿指的是二叔的儿子顾远之与三叔的女儿顾允儿。是啊,比自己大一岁的堂哥和比自己小两个月的堂妹大学暑假都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外地打工,而自己却偏偏想要回家,很显然这没道理,妈妈又怎么会同意自己回家呢。倒不是做父母的非不允许他回家,只是自己的家境他自己也知道。对于他来说,甚至抛开他对于这个家来说,暑假去打工挣点工资都会对这个家有很大的帮助。只是,他却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否则,他也不是非要回家不可。

  “妈,我想回家”凉之再一次强调道,噎了很久他还是把话又说了出来。他真的想回家,不管怎样,他都想要回家看一看。之所以不管不顾的想要回家,倒不是因为他不考虑家庭与母亲的感受,只是此刻想必谁也阻挡不了他漂泊在外想要回家的赤子之心。顿了顿,他继续说,“宿舍的同学都已经回家了,学校里也没剩几个人,就唯独落下我自己在宿舍了”看着空空落落的宿舍,凉之不竟有些黯然,继而加重语气说“为什么放假了我还不能回去,同学们都回家了为什么我还不能回去,总之我就是要回家”凉之的声音无意中越来越大,甚至带着恼怒的语气吼道。其实凉之又何尝不知道呢,与其说是问父母,倒不如说是问他自己。只是回家心切,一时心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很明显他是在为自己找借口,或许那样问只是为了更能让自己心安理得些。

  “……”电话那边没了声音,约过了不到两分钟,便听到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痛,慢慢从胸口传来,似乎永远要凝留在胸口,挥不去,散不开,又似乎每多想一秒,便要裂开。这是他此刻唯一的感受。凉之忽然感觉到,偌大的地球却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原来自己是只被上帝遗落的小孩,找不到回家的路。

  凉之知道,母亲一定是生气了。只是从小懂事的他大多数都是听从母亲的心愿,这一次却要父母生气了。他不想妈妈伤心,更不想妈妈难过。他知道,妈妈这样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她又何尝不是想念孩子、想要孩子回家呢。

  “啊~!”凉之懊悔而又无奈的大喊一声,声音里尽是无尽的悲凉,矛盾、纠结而又复杂的心情随即涌上心头。他随手把手机狠狠向床头砸去,顺势倒在床上。他又何尝不知道妈妈所想呢,却又清楚明白自己的家境。他不应该自私,只考虑自己,他更应该考虑的是家庭的处境,不竟懊悔起来。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妈妈刚刚的话“你哥不还在外地打工吗,远之、允儿也都没有回家”

  “是啊,我哥还没有回家,远之、允儿也没有回家”顾凉之不竟喃喃自语起来。

  哥哥顾姜之毕业后一直留在东部城市打工。放假前几天凉之给哥哥姜之打过电话,问他暑假回不回家了。哥哥告诉他不回去了,这不禁让他有些失落。二叔的儿子顾远之,虽说只比他大一岁,可大学都已经上了三年了。远之在离家较近的一个城市上大学。虽然火车只有一站的距离,,十几块钱的票价,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但他每次寒暑假却都留在外打工。而三叔的女儿顾允儿虽说只比他小两个月,可大学却比他早上了一届。允儿从小学习就好,高考报考时选择留在了本省著名的古都城市,离家也仅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虽然她都已经上了两年大学了,可今年暑假却是头一次破天荒的和好友去外地打工了,这让他感到没道理!

  是啊,比自己大一岁的哥哥和比自己小两个月的妹妹暑假都没有回家,自己怎么还能回去呢。他们倒好,大学留在了本省,而自己呢?凉之不禁懊悔起自己所上的大学来。

  去年,自己在哥哥顾姜之的陪伴下来到了这座位于京郊地区却远离家乡千里之外的异地上大学。虽说父母亲戚总是劝说,离家太远,一个人在外地不安全,回家也不方便。无奈他自己脾气犟,认准的事再如何劝说也改不回来。只是后来他才后悔起来,自己当初的执著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原来自己所选择的大学不仅学费昂贵,而且回家还很困难。学校离家一千多公里,中途还需要坐火车、倒地铁、转公交。回一趟家需要将近20个小时,而仅仅是坐火车就需要将近12个小时,路途中让他感到劳累至极。一路下来昂贵的路费不说,单单是火车硬座票价就要上百块。虽说用学生证可以打五折,奈何打了折之后也要将近一百块。而他在高中时候就落下了肾结石,虽说没再复发,只是坐久了却是分外的疼。虽然他也很想买个卧票,即使硬卧也好,可是卧票打完75%的折扣也要将近两百块。只是他也明白的家境,还是一咬牙一跺脚,买了坐票坚持了下来。

  也许此刻他更能体会到自己回家的艰辛与不易了。现在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来到这座远离家乡千里之地万里之遥的城市来上学。想着离家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将近20个小时的时间,因此即使再想家,顾凉之也只能每年寒暑假回去一次,其他时间无论周末还是大小假期,对他来说都是奢望的,再想回家也都不能回去。

  顾凉之之所以会有这么重的思乡情感也不能全怪他。即使问他自己“你这么大的男孩子了,怎么还那么恋家呢”他也说不清。这只是他的情感、他的思念,换作每个人应该都会有吧。他从小学、初中直到高中都没有离开过家。中学时,因为家离学校较近,他也没有寄宿在学校。长这么大以来,这倒是他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又离家这么久,怎么能不想家呢。学校里大多数是本省的同学,平常周末也都能回家,而他却不能回家。当初他独身一人来到这么远的异地上大学,而他的同学大都留在了本省,这会多少让他有些不适应。可他偏偏又不喜言谈,独自思索,这便会让他时常想到家……

  想到自己当初的执念有多深现在的他就感觉到自己就有多幼稚,原来自己当初的自己真的很傻很天真。

  本来6号都已经考完试了,同学们都已经三三两两陆陆续续的回家了。而自己呢,本可以考完试就能早点回家,结果却因为工作上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结果拖到了12号也没个着落。如今宿舍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即使整栋宿舍楼里也没留下几个学生。走在校园里,顾凉之不竟感到真是奇怪,假期刚一到来,仅过了两三天而已,偌大的校园里竟没了人影。和上学时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学生时的情形完全不同,凉之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大学了。只是如今自己只身一人徘徊在校园内,孤零零的没有着落,这让他感到自己就像浮萍一样而寻觅不到扎根的地方,回家的思念顿时涌上心头,不禁感到些许落寞。

  如果说前两天他还只是有些回家的苗头,那么现在他回家的念头则越来越迫切了。自从来到这所大学,不得不适应北方特有的干燥气候。本来体质就不适应,却在北方夏季所特有的燥热的气候下得了热感冒。在宿舍待的这四五天,期间本宿舍楼还偏偏断水断电了两天,夜里更是热得让人无法入睡,翻来覆去更加重了他回家的心切。于是拿出手机,凌晨两点多了还在继续和同学抱怨回家之苦,更真实的还是为了排遣思家之念。一夜下来,伴随着思念,凝望着校园从夜色落幕到黎明初起的变化,他更加领会到了游子有家不得归的思乡之情。如今他所殷切期望的,那就是回家!

  其实在放假前他已经跟家里通过了电话,原本和父母说好了今年暑假不回去了,找一份暑假工。只是后来出现了变故。帮他联系工作的学长却不可靠,原本已经安排好的工作却在出发的前一天突然突然之间变了卦,导致他找的这份暑假工彻底泡汤了。而令他感到自己是不是还算幸运而没有被骗去押金。而更令他感到可笑的是,这事居然成了他重新萌生回家的肇始和理由。最糟糕的是,大部分想去工作的学生的都已经在暑假前找好了,如今早已出发了。只是现在去重新联系怕是也来不及了。因此他才会对妈妈说找不到工作想回家。

  昨天晚上,他已经跟父母通了电话。他对父母说找不到工作,同学们都已经回家了,而今只剩下他自己一人待在宿舍里都好几天了,他跟父母说想回家。然而父母只是劝他再找找工作。他应允着说好。其实他想回家,只是话刚到了嘴边就咽了下去,他也不想与父母僵持。他了解父母的苦心,也明白自己的家境,哪怕自己稍微努力一些,也能为这个家减轻一些负担。半夜里,昏昏沉沉的睡不着。他却有些不甘心了。便拿起手机问自己自己的同学都回家了吗。不为别的,只是增加自己回家的信心与期望。他问自己的姐姐,自己该不该回家。姐姐告诉他你想回家就回家吧,父母也不会责怪你的,实在想回来就回来吧。

  是啊,自己想回家不就回了吗。只是如何来那么多的无奈与纠结。想到这里,他更坚定了回家的决心。他想这次无论父母怎么说,他都要回家。他想家了,他需要回一次家,哪怕是简单的回一次家,他需要家的依靠。

  第二天他给父母打了电话。只是……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回家的满心期待在母亲挂断电话之后就没有了。他后悔自己的决定。只是,他想要回家,只因为在外漂泊久了,他想要寻找避风的港湾。

  朦胧中,他听到手机的铃声。下意识的睁开眼睛,摸到手机,原来是父母打来了电话。旋即按了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凉之,你想回家就回来吧”母亲温和的说道。

  “妈,其实……”凉之正犹豫着刚想说什么,却被母亲打断了话。

  “路上小心点,回头让你爸去车站接你”妈妈继续说道。

  “嗯”凉之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还是回了家。到家的那一刻,让他的心有了归属感。

  其实,他一直知道,远之虽然每个寒暑假都在外打工,但是都会在每个假期结束前十几天回家。允儿也是在得到她父母的同意之后才出去打工的。而他们,在每年的端午中秋等节日都会回家。

  其实,他一直没有告诉父母的是,当年父母在打那个电话让他回家时,他原本想对父母说“其实我不想回去了”。因为他早已经通过一位学长找到了另一份工作。只是后来,他还是执意回了家

  后来,他不再回家了。大二到大四,甚至在读研期间,他都没有再回过一次家。

  是啊,当初那个那么大还如此恋家的男孩哪去了?

  而如今呢,家在何方?

 

稿件来源:国际商学院 杨杰

编辑:杭志刚

预知更多内容请移驾燕京学社

燕京学社.jpg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 2010-2014
主办单位:燕京理工学院 电话:0316-3380133
地址:京东燕郊经济开发区迎宾北路45号 邮编:065201